快捷搜索:

都知道帝江在用神通寻找后土的位置一个个的都

后土从震惊之中行了过来,听了红云的话,旋即静下心来,感受到体内那散发着玄奥气息的功德,将自己新生的元神缓缓的向那功德涌去,只有天仙境界的元神只能在那功德边缘环绕,并不能进入功德之中,也没有办法直接将大道功德炼化,只能一步一步的来。
 
    天仙的元神在功德的边缘吸收功德之气炼化,大道功德之中温含这无穷无尽的造化之力,十年时间过去,后土的元神晋升为了玄仙,百年金仙,逐渐的时间开始一点一滴的流逝,在每一时间段,后土的元神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。
 
    千年的时间过去,后土的体内已经没有大道功德,全部都化为了后土的修为,从天仙的元神,在千年时间成为三尸准圣的元神,可以想想红云的这份礼有多重,也可以想象到冥河老祖的心中是多么的痛苦。
 
    这可是可能让至圣成为混元的功德,就这么让红云浪费了,只是造出了一个三尸准圣的元神。
 
    “多谢道君。”后土感受到有元神的好处,她感觉先前困扰他的事情,现在都迎刃而解了,更有了推算的手段,以后她可以为巫族推算谋划了。
 
    “这是你的缘法。”红云说道。
 
    顿时,后土的脸色瞬间变了,惨白的面容,如同收了重伤,看着红云有些呜咽道:“道君我有了元神,如今我可还算是巫族吗?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二百五十三章祖巫到来,裂痕出现
 
    “这......”
 
    被后土这一问,红云有些错愕,有了元神的巫,还算是巫吗?红云一时间也不能断定,看到后土的那个模样,红云沉思了片刻,随即说道:“是巫非巫,皆在你的心中,一念为巫,一念为仙。”
 
    红云之话所阔甚广,后土听后,却是从中悟出了不少,只要自己认为自己是巫,那么就算不是又有何妨。
 
    不过有一点,让后土感到对不起巫族,愧对巫族,愧对其它的祖巫,因为后土她感觉到自己有了元神之后,身上的浊气煞气已经大大的减弱,并且还在飞快的流逝,后土已经不能在布置十二都天神煞大阵了。
 
    一旦不能布置十二都天神煞大阵,那么巫族跟妖族作战的优势,将化为乌有,这也是后土自责的地方,毕竟妖族的大能无数,还有女娲这个圣人与东皇太一这个至圣存在,对他们巫族的形势很无利。
 
    而就在后土产生元神之际,身在盘古殿的其它祖巫都感觉到身躯一震,一种心悸的感觉涌上心头,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一般。
 
    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,俺怎么有一种感觉,后土妹妹回归父神的怀抱了。”祝融火急缭绕大声说道,顿时其他的祖巫都纷纷点头,便是与祝融的感觉是一样的,都感觉到了后土气息在逐渐的消失。
 
    “坐下。”帝江阴沉着脸,对着祝融大声喝道,他的心中现在乱成了一锅,都能感觉到,同样的帝江也可以感觉到,感受到后土的气息在一丝丝的减弱。
 
    “空间法眼,开。”顿时一道玄奥的符文涌向帝江的眼中,顿时帝江眼中的一切开始变了,在他眼中的只有一层层空间,帝江努力的按照后土的气息,寻找后土的位置。
 
    见到帝江如此,都知道帝江在用神通寻找后土的位置,一个个的都不敢打扰帝江的施法,静静的候着哪里,脸色都显出着急之色,毕竟后土的气息在变弱这让一气同生的祖巫们岂能不急。
 
    “找到,在血海。”帝江沉声道。
 
    一听帝江的话,顿时都以为是冥河老祖将后土打成重伤了呢,当即,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:“快,我们赶往血海,后土妹子可不能出事。”
 
    帝江没有在说什么,当即在他的施展空间神通,在身前开辟了一道通往血海的空间隧道,开通之后,帝江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,毕竟这么远的距离,而且还是是一个人,让帝江飞了不少的劲。
 
    帝江率先第一个走了进去,紧接着其他的祖巫也都赶紧走了进去,在没有确定后土情况的时候,他们都无法放松下来,先不说他们之间的感情,单说这十二都天神煞大阵,十二祖巫缺一不可。
 
  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
    就在红云与后土说话之际,感觉到身边的空间一阵震动,随即,在一旁出现了一道空间门户,帝江率先走了出来,紧接着便是烛九阴,......等祖巫一个个的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当帝江等人看到后土的时候,连忙走了过去,看到后土的身上并没有受到什么损伤,顿时疑惑了。
 
    “后土妹子你这是怎么了,我怎么感觉到你的气息越来越薄弱。”帝江用巫族特殊的感应,发现他感应下的后土,变得脆弱无比,身上的巫族气息变得越来越薄弱。
 
    看到诸位兄长都来了,后土脸色有些自责,知道帝江等人都是因为自己才过来的,而且看到帝江脸色的苍白,后土便知道了一切,一定是帝江强行开辟空间隧道导致的。
 
    “大哥我.....诞生了元神,导致巫族的气息变得越来越弱。”后土低下头,缓缓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!你......”帝江先是震惊,随即便是愤怒,顿时对着后土大声喝道:“你这是在背叛巫族,你是违背父神的意志,你这是在将巫族至于死地。”
 
    先前不明白的其它祖巫,这个时候也都明白的过来,看向后土的眼神,都变得愤怒,就连与后土一向关系最好的玄冥,此时看向后土的眼神,也出现了怒意。
 
    后土有了元神,就不再是巫族了,也不是祖巫,他们乃是盘古的后裔,现在后土有了元神,身上的巫族气息在下降,不为巫族,岂不是背叛了演化他们的父神。
 
    况且,在这个时机,巫族没有了后土,那么巫族以后的前程将变得有多么难,没有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阵,他们那什么对抗妖族,那什么对抗已经成为至圣的东皇太一。
 
    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帝江深吸了一
    “什么!是父神?”
 
    这些祖巫皆是不信,满脸的质疑,但是红云的身份地位都在哪里摆着,自然不可能骗他们,不过他们却搞不懂为什么父神会让后土脱离巫族。
 
    “请道君慎言,父神的光辉不容亵渎,况且父神又岂会让后土脱离巫族。”天吴沉声说道。
 
    这话一出,红云有些恼怒,这是在质疑自己的话,他可是在巫族出世就一直心向巫族,现在巫族的祖巫竟然对他产生了质疑,这让红云如何不怒。
 
    “放肆,贫道的话,岂会有假。”红云冷哼一声说道,顿时伴随着一股威压出现。
 
    十一位祖巫对视一眼,帝江说道:“此乃我巫族之事,还请道君不要过问。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